楚才学校当前位置:主页 > 楚才动态 > 楚才学校 > 文章正文
楚才课堂:走近儿童文学作家牧铃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6-01-28 19:10 作者:chucai2014 点击:
做一个亲近自然的孩子
——走近儿童文学作家牧铃
■作家简介
牧铃,祖籍湖南平江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1983年开始文学创作,至今已出版、发表作品约九百万字;其中长篇小说集、个人中短篇专集60余部,代表作有科幻小说《智豹》《恐龙岛》,校园小说《影子行动》《丹珂的湖》,惊险小说《男孩与霸王鱼》《古渡义犬》,动物小说《艰难的归程》《荒野之王》《牧犬三部曲》等。作品曾先后获得宋庆龄儿童文学奖、冰心图书奖、张天翼儿童文学奖等奖项,并入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“三个一百”原创出版工程。
 
■好文鲜读
 
阿斗的冒险史:豹猫入侵
    那一刻,我正在离此数十米处写生,想在画纸上挽留一片行将逝去的晚霞。橘红向深紫过渡的霞色,反衬着大山主峰铁青的剪影,美得那么雄峻、威严……我整个儿给迷住了。
    树丛中不寻常的骚动分散了我的注意。一大群蓝翅鸟惊叫着飞离高耸的梓树,从我的头顶掠过。朝那边望去,只见落日余晖中,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风中摇曳不定的树梢闪现。
    ——嗬!我高声发喊,想吓跑那胆大包天的入侵者。可是晚风朝这边吹着,我的声音出口即被刮向脑后。
    被高空强风拗作弓状的梓树末梢上,那野东西离阿斗更近了!
    我撇下水彩和画笔朝那边飞跑。
    逆着强光看不太清楚,我只能凭外轮廓估计那是一只豹猫。它是企图捕食,还是仅仅因为瞧着不顺眼要侵犯阿斗呢?说不清楚。但我敢断定,那小恶鬼只要够着了阿斗,一定会往死里咬。
    阿斗也明白这一点。它不顾一切地往上攀爬,脚下的细枝快要承受不住它的体重,在向一边低垂了。
    比它重得多的豹猫停了下来。那野兽也害怕细枝折断……不,它张大了嘴巴,就等着阿斗赖以容身的细枝一荡一荡地向它靠拢……
    又是一阵大风吹过。眼看要被对方咬上的阿斗突然松开前爪,借着风荡树枝的刹那攀上了头顶更高处的枝桠,于是它与豹猫之间的距离又拉开了一点儿。
    小恶棍火了,也纵身爬了上去;那脆弱的梓树嫩枝眼看着被两个身子压得横卧下来……
    嘎呀一声尖叫,嫩枝断了,阿斗与豹猫先后从二十多米的高空摔下。
    我心头一紧——这次准定难逃一劫啦……
    噗!有件东西落地了,这是先行坠落的豹猫。接着……没有,我没有听到第二声坠落。难道……
    我气急败坏地钻过一丛荆棘来到大梓树下,入侵者不知去向;阿斗——它没事!
    平平稳稳地立定在树底草坡上,那猫儿痴痴地盯住坡下的紫竹丛,大约豹猫刚刚从那儿溜掉。我抱起阿斗仔细检查了一遍。
    太令人惊讶了!从那么高摔下,它竟然毫发无损。早听说“猫有九条命”,从高处坠落时它们会将身体扩展成降落伞状,好降低下坠速度,而以弹性极强的四肢作为起落架,保护身体不被撞伤——果然如此!我的阿斗用事实证明了它不愧为兽中豪杰、不愧为一只拥有“九条命”的猫。
    我揽着阿斗坐下,替它整理零乱的皮毛。它眯缝着眼,喵呜喵呜地撒娇。只有这种时刻,变得很野性的猫儿才流露出残留的宠物痕迹。
    自卫和生存能力日益增强,阿斗有资格领取常住山村的“绿卡”,在此间快快乐乐地生活了。
(选自《孤猫的战歌》,接力出版社)
 
【点拨】
牧铃动物文学系列包含《忠犬的背叛》《孤猫的战歌》和《血燕》三册作品,以作者深藏在心中的“桃花源”——遥远神秘的湘西牧场为背景,通过荡气回肠的动物命运和百折千回、艰难求生的心路历程,赞美勇者,张扬生命野性,挖掘深刻人性。作品充满了阳刚之美和对生命与自然的悲悯情怀,呼唤人与动物和谐相处,为读者心灵注入不可摧折的勇气和力量。
 
■人物访谈
 
    牧铃先生可谓一个传奇式作家,有着异乎常人的传奇经历。他生于城市,却成长于牧场、林区和山村;15岁“上山下乡”,做过牧童,当过农民,下过矿井,教过学生;体格瘦小,却喜欢探险,曾在西北的大漠落日下独自与狼同行;如今常年隐居深山潜心写作,作品深受广大读者及书店热捧。今天,让我们一起聊聊牧铃先生的创作之路的二三事。
 
    小编:牧铃老师,您好!作家作品一般都带有自身经历的烙印,为了让我们更好的了解您的作品,能否谈谈您的生活经历?
    牧铃:在我15岁的时候,我就从城市来到一处山区牧场,当了一名牧工。17岁又去更为偏远的林区山村插队务农……可以说,我大半辈子都在“山林”度过。但我至今不敢自称“山林通”,因为大自然这部“无字天书”博大丰富而且神秘,几十年来,我还仅仅是游走在它的封面。年逾花甲的我只能算是一个守望者,默默地关注着山林的兴衰,将自己的感受写下来,与读者共同分享阳光下草木散发的芬芳,一道聆听叮咚泉流和鸟语虫吟,一起欣赏家畜野兽奔跑的雄姿,以及大自然那极富感染的活力……
 
    小编:您的动物小说深受读者喜爱,请您跟我们分享一下您与动物之间的一些小插曲。
    牧铃:我从少年时期就开始与家畜和野兽打交道,印象深刻的事还真不少。比如,遭遇深夜进入牛栏偷奶喝的美丽得令人惊讶、却又叫不出名的鼬科小兽;带领牧犬泅渡河湾追逐调皮的牛犊子;黎明前走上山坡去牛栏挤奶时,突然被出现在牛栏外的一对“灯泡”吓了一跳,走近点儿,才明白那竟然是豹子的眼睛;林间雪地上偷窥到红豹猎杀野鹿的场面,是那样的惊心动魄……
 
    小编:那么,是什么样的际遇,使您走上写作道路的呢?
    牧铃:许多年过去了,当我重回故地,发现以前生活的地方已经看不到多少绿色,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砖瓦厂、小洋楼以及四通八达的水泥马路……我这才倍感山林和草地的珍贵。一系列关于绿色的回忆悄然苏醒了……而且,我在来到牧场之前,体弱多病,且像林黛玉似的多愁善感,是亲近大自然所获得的精神营养使我变得乐观、健康。后来当上了教员的我看到像我小时一样闷闷不乐的学生们时,总忍不住给他们讲讲我的大自然的故事,孩子们对那一切的兴趣超出了我的想象,使我产生了给更多孩子“讲故事的自信”,我的“自然文学”写作就这样开始了。
 
    小编:您觉得现在的少年还需要“回归自然”吗?
    牧铃:无论大自然还是社会生活,都是一本本无比丰富的大书;只要我们善于学习,同样可以从中吸取营养,感受幸福,增长智慧,使生活更加充实、美满。